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动态 > 正文
  • 两个母亲面对危机br处理结果截然不同
  • 日期:2022-08-01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本报讯(首席记者赵蕾通讯员徐苏实习生刘夏)父母离婚后,8岁的他由父亲杨某抚养。谁知,杨某不仅没有尽到应有的抚养责任,而且放任继母对儿子打骂。历经半年的两审诉讼维权,近日,在郑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的帮助下,孩子的生母沈女士终于讨回了孩子的抚养权。

  沈女士和前夫杨某因感情不和于2009年年底协议离婚,由于沈女士下岗后体弱多病且没有稳定工作,双方协议约定将孩子军军交由前夫抚养。

  杨某是一名上夜班的出租车司机,长年在外奔波,虽然收入相对可观,但经常白天睡觉晚上工作,根本无暇顾及孩子。此后不久,杨某经朋友介绍,与离异妇女李某再婚。李某作为军军的继母常无故打骂军军,不时以饿饭、罚跪、关禁闭等方式对待军军,对此,杨某竟熟视无睹。

  军军在惶恐中度日,邻居们看不下去,多次劝说杨某夫妇,但情况也未见好转。继母对军军的种种虐待,很快传到了沈女士耳中,仍未再婚的沈女士拖着病弱的身躯,多次来找杨某和李某理论,却屡屡受挫。

  因担心儿子跟前夫、继母长期生活,将对身心健康严重不利,经济困难的沈女士向郑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求助,期望通过诉讼夺回儿子的抚养权。

  援助律师接受代理后,多次前往杨某所住的小区,向社区工作人员和杨某邻居了解案情,搜集证人证言。几经努力,终于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协助下,与杨某单独见面约谈此案。通过交谈,援助律师了解到杨某和李某已经打算再生孩子,且李某已经怀孕3个月。李某是出于担心生子后,孩子被军军欺负,故有意“严管”;而杨某则担心自己若主动放弃抚养权,会遭到军军的记恨,今后不再认他做爸爸……

  为了彻底化解矛盾,援助律师担当起调解员的角色,耐心地做起了杨某和李某的工作。渐渐地,原本对援助律师非常抵触的李某态度发生转变,主动做起杨某的工作,让他将军军早点还给沈女士。

  援助律师在征求双方同意的情况下,以变更抚养权为由将杨某起诉至法院,在法官的协助下,最终通过法院出具诉讼调解书的形式,将军军的抚养权转移给沈女士,同时杨某自愿支付军军每月500元的生活费。

  当家庭出现矛盾纠纷时,夫妻双方应理智、冷静,以包容、积极的心态沟通交流、妥善处理,尽最大努力维持正常的婚姻家庭关系。

  本报漯河讯(记者薛华通讯员蔡强)年仅25岁的新郑市女子张婷,只因不能妥善处理生活纠纷,一时冲动把亲生儿子杀死,自己的婚姻也随之走到尽头。近日,舞阳县法院对这起离婚案件裁决,双方当事人离婚。

  2006年8月,在新郑市打工的舞阳县男子李强经同事介绍,与新郑市女子张婷建立恋爱关系,两年后两人顺利结婚、生子。2010年10月,张婷的父亲向亲家李强家要钱建房,但是李家始终没拿出钱来。张婷知道后很生气,于是背着李强,把他打工挣的8000元交给父亲。事后,张婷、李强为此事多次发生争执,并且常因家务琐事和经济问题生气打架。

  2010年10月21日下午,张婷向公公要钱为儿子买奶粉等物品,再次与丈夫李强发生争吵并厮打。愤怒之中,张婷拿起铁勺将李强的头部打伤,一番争吵、厮打后,李强甩门离开。张婷越想越绝望,冲动地持菜刀割向儿子的颈部,致使其亲生儿子当场死亡。之后,张婷持菜刀割手腕及颈部自杀,被及时送医院抢救才脱离危险。

  2011年6月8日,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,判处张婷无期徒刑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  当听到李强以夫妻关系彻底破裂为由,请求法院判决两人离婚时,张婷道出心中积怨。

  因为恋爱时自己很爱李强,张婷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他。谁知婚后家庭经济一直拮据,公婆对两人的生活又不管不问,她和丈夫常因家庭琐事生气、打架。当父亲向亲家借钱时,李强家人故意激怒她和父亲,说“过不成,不过”、“不管你们,愿咋弄咋弄”。对待家庭矛盾,丈夫李强却选择逃避,对妻子和儿子都不负责,儿子尸体在太平间停放都不管不问,还多次电话骚扰自己家人赔钱。对于自己做出傻事杀死亲生儿子,以及身陷囹圄的处境,张婷称丈夫李强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  最终,张婷同意与李强离婚,但要求自己及家人的损失必须由李强承担,李强必须一次性支付自己在监狱的10年生活费2.4万元,并赔偿住院治疗费1.2万元及孩子的火化费7000元。

  舞阳县法院依法审理此案后认为,张婷不能提供有关证据证明自己的损失。在监狱服刑不属于我国《婚姻法》中规定的生活困难的情形,故不予支持张婷的请求,最终依法裁决双方离婚。